六儿

三岁看老

晴明把茨木抱回来的时候已经喂了几颗黑蛋,他摒弃了奶嘴,面无表情的坐在晴明臂弯里,看着这个陌生的阴阳寮。

“姑姑,我又带了个孩子回来,你看他可爱吧。”

他把寮里唯一一个SSR举到姑获鸟面前,拍了一把茨木的屁股,“来,叫姑姑。”

“她也不大,为什么要叫姑姑?”

茨木冷漠又稚气的开口,张开双手求抱抱。姑获鸟看了看左手的莹草和右手的座敷,把脖子凑上去让茨木抱住了。

“她长得老,所有人都叫她姑姑。”

晴明嬉皮笑脸的凑上去,姑获鸟感觉穿着木屐的脚颇为做痒,很愿意踢他一脚。

 

寮里孩子很多,姑获鸟忙的脚不沾地,茨木像个小包袱一样天天贴在他背上,长到能独自走路了,再也不肯跟姑姑粘着了。

“男女授受不亲。”

他像个小老头子一样发表意见,在院子里散步也不穿鞋子,脚上一串银铃响的很清脆。晴明带了黑蛋回来,他偷偷藏一个,回头递给了姑姑,“你吃呗,我技能都快满了,你怎么还是111。”

姑获鸟盯着这个早熟的孩子,把黑蛋塞进他嘴里。

 

“哎呀。”

隔了半晌又是一声叹息,“哎呀。”

晴明烦得掉头发,坐在石阶上喝茶叹气,茨木过去踢了他一脚。晴明也不回头,寮里只有茨木敢踢他,别人虽然时常想一脚将其踢死,却从未付诸行动过。

“叹什么气,今天周四,还不去刷心眼。”

晴明看了一眼在边上坐下的茨木,又叹息起来,“哎呀,爸爸也想给你搞个酒吞来,搞不到嘛。”

“我不要酒吞。”

“哎呀。”晴明依旧自说自话,“隔壁的妖刀和红叶长大了,都是正经的漂亮小姑娘,我们家怎么就都是爷们,一点娇柔气息也没有。”

茨木不想理他,拿爪子去抠脚上的泥巴,雪女飘过来,把晴明的茶冻成一块冰。

 

姑获鸟带了两周的狗粮,终于攒出了四个四星。

茨木高兴的很,姑姑已经卡了许久,这下真的能长成大鸟了。他赤着脚跑过去,看到寮里一群孩子围着她要抱抱。

茨木也想要一个抱抱,但他已经长得太大,没法坐在姑姑翅膀上了。于是他又矜贵起来,板着一张冷漠的脸站在一边,看着姑获鸟的斗笠,十分手痒想将其掀掉。

“你来啦。”姑获鸟抱着一个孩子,腾手掏出四个白蛋,“吃了就长大了,给晴明长长脸。”茨木愣住了,“你不吃吗?”

“本来就是给你的。”姑姑把打成一团的跳跳弟妹分开来,一手抱住一个。弟弟的帽子被打飞了,小小脸蛋埋在鸟毛里擦眼泪。茨木弯腰捡起帽子给他戴回去,晴明来了。

一群孩子朝他扑过去,晴明蹲下来抱住食梦貘,贱兮兮的去的摸他的肚子,“这是谁家的小猪呀,养肥了就宰了吃吧。”貘吓坏了,可怜巴巴的尖叫一声,跳下来躲到鸟身后。茨木拍了他一巴掌,晴明登时觉得五脏六腑被不孝子打的移了位。

 

五星到底不一样。即使穿着一身破烂,茨木偶尔也能暴出高伤害了。晴明为此欣慰的很,转念又想到,可惜是个儿子,如果是个漂亮闺女就更好了。

姑姑几乎快退休,天天跟雪女在院里喝茶,带孩子的任务落到了茨木头上。平时逗一逗也就罢了,真带起孩子来,他起早贪黑披星戴月,累的快要折寿。

姑获鸟也是这么把我带大的。茨木有点难过的想着,他顶着两只黑眼圈,把因为急刹车而摔成狗吃屎的山兔从地上捡起来,擦一擦她的小花脸。

 

“没想到你还挺孝顺啊。”

茨木看似冷漠的把四枚狗粮塞到姑获鸟手上,实则心快要跳出胸腔了。他哼了一声,盯着鸟的大斗笠,“算我还你的。”又觉得理由不够充分,粗声粗气的抱怨,“带孩子要累死了!还是你来吧。”

“哎呀,他哪是孝顺。”晴明又笑嘻嘻的溜过来,“我怀疑这小子恋老。”

话音没落,这老不正经就被雪女一脚踢出去了。

姑获鸟把斗笠摘了,她着实是个漂亮姑娘,只是天生母爱太足,很难将其归到“姑娘”这一类里。她吃着白蛋,抬头看长得又高又壮的茨木,伸手拍了一下他的后背。

“好孩子。”

 

Fin :)


评论(7)

热度(41)